关于湖北荆门漳河新区一位六旬百姓老人的举报信

时间:2017-10-02 00:37

我是湖北荆门市漳河新区、漳河镇雨淋村村民刘国法,今年60岁。因在一次车祸中造成三级残废,行走非常困难。本人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已婚生子有一子。小儿子三十有几还未婚配。家有6人生活,两个儿子在外打工。本人在家承包了一口鱼池,家庭生活勉强能够维持。在党的英明领导下,也感谢党和ZF对农村残疾和贫困家庭的关系和照顾。
可是我本人在最困难的时候,需要到医院换骨头的时候,我申请村委会帮我办个低保证,可是本村书记靳某却不同意,认为我不符合条件,他认为车祸后保险公司对我赔偿了的。后来我找镇ZF领导反应情况,镇ZF领导给我出了一个主意,对我说:“你去靳某书记家里去一趟就好办了”,回家后我按那个领导说的去办了,果然有效成功了。第二年我没到靳某家里去,低保也被取消了。
我们农村的所谓低保户,都是他提名,群众代表通过,代表只有点头,签名的权,根本没有发言权决定权,群众代表也只不过是他的替罪羊,如发现有错误上面追查下来,他可以指向代表们都同意了,实际内幕是可想而知的。
上诉只不过是简单的说明我家庭情况和我的心里话,我是有很多苦衷无处诉说,也无处申冤。漳河镇书记、镇长、司法所我都找过,他们都是走走过场,应付一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我要说的是:
一、我是雨淋村四组村民,石庙岗煤矿占了我几乎一半山林十几年,煤矿2015年虽然停产,但煤矿老板把煤渣堆放在我的山林,不予归还。我33亩(有林权证)林地几乎被占了一半。我多次找该煤矿老板理论,老板却不理会。后来我才知道是我村书记靳某私自把我的山林地卖给该煤矿老板了。煤矿老板没有直接说是靳书记卖给他的,但他给我打了一个比方说:“老刘,比如你手里这包烟我买了,你说这包烟是你的还是我的?”我说你买了当然是你的,可是这包烟不知是找谁买的?但不是我卖给你的。煤矿老板说:“只要你承认我出钱了就是我的就行了,所以我认为这是靳书记私自把我的山林卖给煤矿老板了”。
二、煤矿根据环保局强调,为了不让污水流入漳河,在我山林范围内修防污水挡废渣的堤坝。矿方付了一万元占地费和公路损毁费(此公路是我出钱修建),结果我只得了柒仟元,剩余叁仟元被靳书记贪污了。此事事情败露后靳书记就指东指西,我后来调查后,他所指的人根本没这回事。他所指的人我都有录音为证。他又和矿老板串通一气,叫矿老板做伪证,捏造事实说:“我刘国法在他开矿施工中,带人堵他三天没有生产,这叁仟元他收回去了。作为赔偿他的损失了,倒打一耙。这样下去老百姓只有死路一条了,这哪里还有天理。连镇司法机关都说是我的不对,我哪里还有说理的地方,所以我只能求助上级领导,为我作出一个公证合理合法的解决。
三、处理好是事情靳书记却将我鱼池边上一片林地卖给煤矿老板取土覆盖掩盖事实。
四、靳书记为了多当几年干部,通过关系将自己的出生年月1958年8月改为1962年8月。欺上瞒下,采取各种手段套取国家补贴,用公款购买大量的农村杀猪的猪屁股、野猪、野羊、野鸭、野鸡、野兔贿赂上级,说是为村里争取换点钱,实际但是装进自己的腰包。请问送礼的这笔钱是怎么向上级报销的?凡是在村里的领款人都要打假条据,刘某的茶叶钱是1700元,却打了壹万柒仟元的领条条据,可以查实。请问一个农村书记兼村长一个小官,汉口学院自考网,一年两叁万元的工资,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家里的一套房子去年才修的,据说花了柒拾万元。一台进口挖机壹佰多万。荆门的西山林语一幢别墅几百万。另外还有一幢比较低档的房屋。还给妇联主任老公黄某、代某买了一台收割机6万多元,借村的名誉买的,割谷机首先要给本村割完后,才能到别村收割。但每割一亩要多收30元,老百姓反应太大。个别村干部才说我们村里根本没有这笔开支,也不要这30元的收入。结果都是靳某书记一手操作的,请问这样的书记要他何用?
为此,靳某书记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贪污腐败到了极点,党纪国法何在?为什么不让他绳之以法呢?
举报人:刘国法

麻城教育招生网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招生发布:联系我们
麻城招生网 | 广告投放 |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RSS订阅 | 武汉教育 | 教师资格 | 热点新闻 | 最新信息 |
Copyright © machengedu.cn ICP备案:鄂ICP备12016555号-1 All Rigth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