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二附院美容科科主任易阳艳私下收费非法注射过量不明剧毒物及全身病变

时间:2017-04-16 18:19

  闻言审听,笔动冤明,忠人之事,知情释法,拼理力争,高悬义剑,拍案而起,人间正道,朗朗乾坤;大彰法制,邪不压正,为维护自诉人合法权益,维护宪法,刑事法律,行政法律的尊严,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制裁犯罪,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美容科科主任私下销售假药,一毫升假玻尿酸卖6800元,涉案金额至少上亿数额巨大,且易阳艳故意对本人用过量假药劣药并添加剧毒药物进行非法注射造成毁容后被迫做十多次取出术,并且注射部位及周围组织器官发生病变乃至身体全身各个系统(免疫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血液系统,全身皮肤组织出血等发生慢性感染中毒病变的非常严重后果,此事本人有录音,视频,短信,病例,上海多家医院的注射部位及扩散部位的注射物手术取出证明及病理报告,以及易阳艳承认打假药的书面材料,私下2次和经过二附院全院讨论决定取扩散部位的2次手术证明等非常充分的证据,本人因只同意被注射1毫升瑞兰玻尿酸,被恶毒的杀人医生过量且加了毒物对我进行残忍的伤害,本人通过上访书面通信到院领导,卫生厅,省药监局,法院,涉案医生没有得到法律制裁;医院领导不但没有对易阳艳进行任何惩罚,还侮辱我本来天生丽质身体健康的无辜受害者,院长态度恶劣直接回应我他不管这事,让我不要找他。卫生厅也没有对南昌二附院药品管理混乱的大问题进行查处和追究易阳艳个人的行政责任。我身为一个中华民族的青年学子感到我们的民族文化的可耻,为我们的祖国感到深沉的惋惜,如果白衣天使都没有基本的信仰,丧尽天良,乃至整个医疗管理人员的勾结沆瀣一气的风气盛行,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向中巡组领导反映我的真实被害经历。
  事实和理由:
  本人华淑媛于2013年7月在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咨询美容科易阳艳医生有关面部美观事宜。易医生表现的很负责任的推荐我用瑞兰2号比尿酸注射进行鼻子及下巴微整形。她保证此针注射后仅维持到半年到8个月且无手术创伤,并说明此针剂医院里没有进,所有被注射者只能从她手上拿瑞兰玻尿酸,并保证此瑞兰玻尿酸是正品请我放心。为了消除我对药品的真实性的疑虑,她给我看了一张手写的只盖瑞兰厂家的授权委托书,基于她是科主任打着20多年的专业美容资质的专家我相信了她接受了她故意伤害我的邀约,并答应只打一毫升半只下巴半只鼻子,她马上爽快的说好。按她的步骤在她助手蒙住我双眼不知情的情况下接受了易阳艳的‘过量的’注射了鼻子及下巴,(1毫升根本不可能同时注射整个鼻梁和下巴,且我提供了易阳艳工作电脑里保存的我注射先后的照片明显看到鼻根鼻柱鼻尖下巴每一处都打了过量的不明物)之后按非医院正常手续私下给了她6800元钱。她先打过量不明物针后才索要我的6800,很明显她的目的)(此行为过程易阳艳本人已经在事后于2014年9月5日二附院对我的损害全院开会讨论解决办法时亲口承认了主动私下销售玻尿酸并主动对我进行注射邀约,且一年扩散后又进行多次多个部位免费取出术的事实有视频录音)当天我就感到头晕事后打电话给美容科说是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我的头晕一直持续了3年,且精神萎靡,记忆力明显下降。半年过后,本人发现鼻子及下巴不但没有吸收而且形状明显变形下巴鼻子仍然可以触摸到填充物,且发红。事后,本人咨询了上海九院数名专家后了解到如果是真正的瑞兰2号且1毫升半年早就吸收了,我的鼻子下巴不止打1毫升光下巴就不止5毫升且告诉我的鼻子两边注射物有游离情况,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在二附院注射的瑞兰2号包装外壳的是伪造的,自从我被注射后易阳艳主任拿的不明注射物后,头部经常疼,耳朵疼,呼吸困难,我非常担心此注射物因为不是正品对我的身体健康造成伤害,事后我与易阳艳多次沟通,易阳艳表现的若无其事,任由我的表现症状恶性循环。她坚持到肯定是瑞兰,并让我用她的玻尿酸酶溶解,然后在用B超前后对比一下注射酶的前后厚度,(这一说法加上我的一元论病变以及多分磁共振B超信号应证了对我加了毒物和不明物)她一方面把瑞兰厂家叫来并让我相信她,我当着易阳艳的面质问了厂家是否放了瑞兰玻尿酸在易阳艳私下买卖,厂家表示认同,易阳艳当着厂家的面对我说我要是牺牲了,厂家还在这里,这绝对是正宗的瑞兰,让我等待1年慢慢吸收.(有录音)过了8个月,我的脸越来越肿胀,鼻子下巴依然没有吸收,我强烈要求易阳艳立马处理我的问题,她作为一个专业人士且就不合法注射物论及应该意识到如果不立马取出会扩散累及其他部位,她在10年前就开始取非法注射物的手术了,她为了让我得到更大的损害,每次找她都故意扯开话题,一会让其他人与我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说我有精神异常,又指着我的面部淤青假装讨论,湖北教育网,每次我说如何解决问题,她总说她好忙,今天没时间,让我下次再说吧,前前后后找了她20多次,她一会坚持用玻尿酸酶说能溶解一部分,我要是觉得还有残余可以看看B超的厚度,我不明白这句话的意义,我让她签协议承担用酶注射的后果她马上又说用抗癌药物曲安奈德签协议,解释说这同时是抗疤痕的药,我开始以为可能她打的不纯的玻尿酸,当我买好了她开的曲安奈德去科室找她,她走到一起帮我注射的助理赖萍视意她问怎么用曲安奈德,赖萍摇摇头,易阳艳又否决了她的曲安奈德,赖萍说你管她打的是什么变好看了就可以了,原来赖萍早知道易阳艳没有注射瑞兰2号,易阳艳又想各种方式忽悠玩弄我,说到为什么要她一定承认打的是瑞兰玻尿酸,玻尿酸有很多种北京的逸美也是但里面有点纤维而已,又说她没打过逸美,又说让我去上海咨询一下,她也去咨询一下她以前又没打过不知道怎么处理,我又带着她的问题咨询了上海的专家,他们解释说我打的不是瑞兰不是逸美,逸美不会扩散,即使奥美定也不会像你的扩散的这么严重,建议我找打针的人处理。回南昌后,易阳艳又联系广济医院的史院长帮我用激光消融解决问题,史院长说易主任说给你打了瑞兰让我帮你处理残余,后面又拒绝给我处理让你我继续找易阳艳。(有录音)本人在半年后就开始怀疑此此材料为假冒产品,怀疑是奥美定或是可怕的材质,已明显看到有游离,在自诉人第一时间和被诉人阐明我对注射材料的疑虑是,且同时向该医院院长代表反应后,被诉人易阳艳保证一定会对我负责希望与我私下解决这个事情不要张扬,本着解铃还需系铃人被迫无奈相信她,最终成为了她作为一名专业人士导演后牺牲的玩物,经过了我对被诉人的反复自相矛盾的种种忽悠及不计后果的非医学原理的危险治疗,我又咨询了大医院的专家怎么处理患者的不明注射物以及扩散物,他们说一般在黑诊所打的非正规材料都是开刀取出且取不干净,事后我还特意关注了被诉人易阳艳的个人网站她在我注射前好多年前每次回答病人对像我这样注射看非法材料后如何处理,她非常专业的回答尽快用手术方式抽吸刮除且只能取50%-80%,那为什么她不在我事后发现假的事实情况下尽快取出来把伤害减少到最少,还以医生的外表一表正经导演一出出假象让我相信她以至于拖延我的治疗,最后让我折腾大半年,才主动提出做一个鼻子的刮除术,但此时注射物已经扩散到我的眼眶,在术前她说只做她注射的鼻子部位,她打的她知道,今天就暂时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没有得到及时取出,注射物已经扩散到我的眼眶,且每次她只同意取一个部位,过半年在做其他部位,每次手术都不好好做故意不取出来,做下巴脸上手术时边骂人边用仪器在我的组织中搅拌让注射物渗入各个层次(仅就不正规材料的影响是造成我的再次取出手术的难度加快病变)。在做颈部抽吸时我提出再次把没取出的下巴部位明显的残余取出,否则颈部白做了,下巴处还是会流动到颈部,她坚决拒绝做下巴,以至于我的现在全颈部全是注射物,颈部软组织糜烂肉芽肿,纤维异物肉芽肿,乃至全颈部软组织纤维胶原增生并出血,(瑞金医院病理报告)在被诉人前后免费做了5次鼻子,下巴,双颊,颈部,太阳穴草率故意伤害我的不正规手术后我渐渐感觉视力下降,且眼睛疼了3个月,易阳艳很心知肚明说我的眼睛的炎症反应,后面我去广州中山眼科检查慢性结膜炎感染,视力下降到0.1,在上海九院做b超和磁共振都检查出了鼻子,下巴,眼眶,双颊,脖子都有残余,眼眶CT检查到眼眶软组织增厚,鼻泪管有信号,于2015年9月5日经南昌二附院全院讨论如何解决我的问题,被诉人易阳艳承认并交代了私下收费并主动对我邀约非法注射的事实,还有她也交代了她后面因为我找过她她又与厂家勾结隐藏委托书的情形,并一一诉说了我和被诉人反复就如何取出注射物的解决问题的经过,承认因为害怕我去告私下免费取了几次手术的事实。(有录音录像)医院最终讨论得出结论方案是让我的主诊医生易阳艳遵循医院讨论结果再次对我进行眼眶部位及其他部位的取出手术,第二天易阳艳约我去科里讨论方案,并同意答应做眼眶,脸,下巴,因为事后易阳艳从短信的内容及当面面谈时的丧失人格的言语及行为,她从来没有内疚感,一会说从来没做过伤害我的事情是我没道德恩将仇报,一会又说觉得我人挺不错(因为我一直没想把事情闹大我和被诉人承若只要把东西弄干净,有个疤痕也算了,安全要紧,我不再追究她的过错,就这样我听信她各种忽悠玩弄我的解决方案,包括4次不负责任的取出手术,我都忍着)她说她已经对我那么好为什么要去卫计委告她让我必须告诉她谁指使我干,我不说就不能帮我做手术,最后又说你走后医院私下讨论只同意做眼睛并一定要保证你的安全等等像以往那样反复无常无耻的变色龙嘴脸,加上以前我在她手上已经受到了再次故意伤害的取出手术经历,我在全面的三思下,我没有继续接受被诉人易阳艳的后续取出治疗。最后她为了逃避法律行政责任,既然编造出一个让人啼笑皆非大相径庭的荒谬的愚蠢的答复,狡辩说是我强烈要求被诉人易阳艳注射生理盐水,那明知是生理盐水为什么要免费取注射部位及全脸,颈部的取出手术呢,这是故意伤害手术吗?为什么之前大半年保证是瑞兰还让瑞兰厂家安慰我继续等待吸收,为什么又让我去九医院买溶解酶,又解释说自己没打过不知道怎么处理让我咨询上海专家怎么处理方法,为什么又同意签协议注射曲安奈德,为什么又介绍我去找广济美容医院的史院长用激光消融,还告诉史院长她注射我的是瑞兰2号。这样一个嘴巴里十句听不到一句真话的骗子,已经暴露的她的真实本性,验证了对这样的奸诈狡猾老成的本性的被诉人的抗辩材料的真实性。在遭受欺骗悲剧已成事实的情况下,我事后在华山医院整形科眼眶异物取出,上海九院做了3次全脸,鼻子,下巴,颈部的异物取出术,在南昌第一附属医院做了三次双眼异物取出,没次手术都取出了异常复杂奇怪的东西,病理都得出了异物肉芽肿,皮下血管增生出血,淋巴细胞增生,浆细胞,纤维母细胞增生,自从我接受被诉人邀约注射不明物后,呼吸困难,乏力,精神萎靡,视力下降,全身皮肤增厚发红,我又一一做了相关检查,我的眼睛杯盘比增大(视神经异常),全肺部慢性纤维化,条索影,肝脏B超回声粗糙,乳腺结构絮乱,小叶增生,血免疫蛋白升高,轻链升高,骨髓细胞活检,巨红系三系增生活跃,血小板成簇可见,(倾向白血病,),AKP积分升高(碱性磷酸酶提示肝硬化)皮肤活检角质增生,血管出血(无论是注射部位及周边组织,现正常的组织都活检出血,但是我的凝血因子正常)这些检查报告已正式得出我的造血系统,皮肤系统,免疫系统,各个器官都有了慢性感染病变,在我反复回忆每次找被诉人异常紧张的表情又从听录音短信推敲易阳艳曾经说过“她去坐牢,不当医生了也不解决了,说的问题不是手术能解决的做手术不能解决我的问题,还说现在就把我当病人,病人就该在家好好休息,不知道我在外面做了什么东西,今天帮你做看的到的还有看不到的呢,鬼知道你在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等等。”此些听似奇诡的言语推论到给我注射的肯定是种非常可怕的毒物,
  此案不属于医疗纠纷,因为被诉人易阳艳主动要求病人按非医院正规程序进行非法刑事犯罪,她作为一个20多年的专业人士没有及时抢救解决可以弥补悲剧后果的事实,因为她的主观故意伤害意识深重,导演了她一步步故意忽悠我一个非内行,非专业人士的阴谋诡计,一方面让我相信她会解决问题,一方面按她的设计方法在耽误我的治疗故意拖延我及时取出的时机,后面病情恶化了,视力下降了,不明物全部渗入眼眶,颈部后,这时她才亲口承认没有注射玻尿酸,故意犯罪事实以得到被诉人的承认。
  无论是以往大量司法判例还是媒体报道中涉及黑诊所非法注射案件都以后果不同等级严重程度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依法给予定罪量刑及相关内容的报道。
  医学鉴定不是本案立案乃至定罪的依据,就自诉人个案而言,本人已有充分证据在被诉人私下接受了被诉人故意伤害的非法注射假玻尿酸的事实,且被诉人也承认了没有注射玻尿酸,尽管被诉人最后关头狡辩说是自诉人强烈要求被诉人易阳艳注射生理盐水这一荒谬言辞,从以往录音,视频证实易阳艳私自买收费打“瑞兰”的事实,用大半年协商探讨如何解决被诉人手中注射不明物后不吸收的异物的事实,而且这个过程在她最后狡辩说是生理盐水之前,上都程院长(再程院长知道后当我的面打电话给易阳艳让她给我弄干净,可她还是故意不把故意不弄干净的下巴弄出来,只在脸上打了很多麻药假装抽2下应付),吴院长,刘主任,郭科长,还有整个美容科的医务人员,包括九院的某些就诊医生,广济美容的史医生,(正如前面所诉易阳艳都和这些医生讲给我注射的是瑞兰玻尿酸),还有视频及书面材料有被诉人免费对我的原注射部位及扩散部位的手术依据,这些都已充分证明被诉人对本人注射了过量非正规材料有毒不明物行为,且主观故意犯罪意识甚重,故意拖延挽回严重后果的时机在手术是故意有加重损害的行为,最后造成我扩散及全面取出且难度加大的事实,更严重的是我的全身各个器官,眼睛,肺,乳腺,肝脏,全身不明原因出血,造血系统倾向白血病,免疫异常,这些我在各大医院就医专家都找不到原因,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吃药得不到改善,很多专家问我是否接触过什么毒物,在得知我有注射经历且结合我注射部位以及扩散部位的病理综合分析都解释说明了我被中毒了,被感染了,很可能癌变。无论是直接的注射部位术后病变及毁容的的直接损害器官及容貌的后果,还是构成被诉人的故意杀人罪的间接必然的后果,都足以构成被诉人故意伤害的罪证充分,事实清楚。(联系电话:13816544406)

麻城教育招生网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招生发布:联系我们
麻城招生网 | 广告投放 |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RSS订阅 | 武汉教育 | 教师资格 | 热点新闻 | 最新信息 |
Copyright © machengedu.cn ICP备案:鄂ICP备12016555号-1 All Rigth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