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么进的拘留所,可能还有看守所吧

时间:2018-02-03 12:03

  2014年11月14日上午8时左右,李少连家的几块石棉瓦掉在我家院内,我母亲将瓦捡起放在他家院内。(李少连家是我家东院的邻居,我家西边是胡同)此事让李少连夫妇看到,就打电话叫来其儿媳李波来我家找事。李波来到我家,见到我母亲正在喝水,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抓住我母亲头发,头条新闻,将我母亲摔倒,骑在我母亲身上连撕带打时,李少连拿着木棒和刘成兰一起来到我家内。刘成兰替换李波继续骑在我母亲身上毒打,李少连拿木棒打我母亲大腿。我父亲李义东从屋内出来想拉开解围,也被李少连拿着木棒追打。这时,我从前院过来,看到父母都在挨打想帮忙,我母亲高喊:你不要插手,照相留个证据。我拿着手机正在照相,被李少连发现,拿起木棒将我的手机打掉。李波也看到我在照相,就放开我母亲,朝我的衣服抓来。我连忙躲开,跑到我家屋内报警。鸦鸿桥分局民警来到现场后,李波还未罢手,还骑在我母亲身上撕打着,是民警制止后才罢手。到场民警对李波殴打我母亲的现场也进行了摄录像。我母亲伤情经鉴定属轻微伤。
  就是这种情况,是非责任分明。但是,鸦鸿桥分局先是推三推四,拖延时间不予处理。后来,作出对我母子二人行政拘留十天的决定。对李少连一家三口打人者,只拘留李少连一人七天,婆媳二人无责任。对此事这样处理我们感到不公道, 难道被李少连和她儿媳追打,我躲避报警也有过错?向警察询问给出的答案居然是只要肢体上有过接触就算互殴。那我提供的照片呢?这不是伪造的吧!给出的答案是怎么没有你打人家的呢?证据太片面,不够充分,就这样我们母子在拘留所度过了十天的生活,这让我想起李少连儿媳说的一句话“我公安局里面有人”,从拘留所回到家后赶紧劝我母亲不要告了咱们惹不起,事情本以为就这样了,没想到居然发生了接下来愈演愈烈的事件
  2015年3月30日、31日,今日河北新闻,李少连夫妇用两天时间在我家东墙根他家一侧,挖10米长、1米宽和深的大沟一条,将我家墙根基石底下的土掏空一部分,一遇情况就可能倒塌。李少连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将我家院墙挖倒。我母亲多次报警,民警到现场后,不先向报警人询问情况,反而向李少连带有引导性的询问说:您老挖沟要建筑吗?李少连说:是。听到李少连这样回答,民警对我家人说:人家建筑我们管不着。没有制止其行为就走了。临走时还说:这种情况就别再报警了。事实是,李少连挖的大沟到现在既未建筑,也未填上,雨季就要到了,遇上大雨就有可能将我家院墙泡倒。

  ?此事为留取证据,我在李少连家院外用手机为大沟照相,被李少连追打,他儿媳李波拿录像机、女儿李国云拿照相机跟随在李少连身后拍摄。其儿媳李波在旁边嚣张地说:我家公循分局有人,上次打你就白打,这次打你也没事。吓得我白天都不敢从街口过路,每次都是父亲在我出门后看看有没有人跟随在我身后,看到没人后才转身回家。

  就这样在2015年4月1日晚7时30分左右,我在后院等村医给父亲看病。这时天已经黑了,我听到脚步声,到眼前我看到李少连拿着菜刀向我砍来,我边躲边喊:李少连要杀人了。我母亲听到喊声,出来与李少连理论此事,李少连将刀放下,又拿起一根铁棍向我母亲腰、肩部打去。将我母亲肋骨打折一根,腰部肿起一个紫黑色馒头大包。这时,李少连女儿李国云、女婿马金永也过来,拿着木棒、砖块向我母亲头部、手部打来,李国云将我母亲头部用砖块拍打成两条3公分血口子,血流满面;左手食指、无名指被马金永用棍子打伤,造成食指粉碎性骨折。看到我母亲遭此毒打,我想上去帮忙,被我父亲将我抱住拉进院子,我一直未出院门。我急忙报警,民警来到现场后,李少连和刘成兰却自己躺在我家门外地上,装成被打伤的样子。上述情况李少连的大孙女一直用摄录机在录像。该录像曾向分局办案民警提供,不知什么原因又被退回。

  我母亲的伤情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但莫名其妙的是李少连和刘成兰也给鉴定为轻伤。对李少连、刘成兰的轻伤鉴定我们有质疑,我们要求看其二人鉴定结果,办案民警说要收7000元钱、上级领导批准后才让看。最后,在我们执意坚持下,民警才让我们看鉴定结果。李少连头部因有7公分伤口,认定为轻伤。刘成兰左臂受伤也认定为轻伤。李少连夫妇伤是怎么造成的,是否与我母亲有关,这里边是谁在造假,再包屁,只有办案民警知道。

  在这个案件中,有一人构成轻伤就属刑事案件,刑事案件中,李少连作案的铁棍交到公安机关,但菜刀没交;李少连的孙女一直在录像,其有义务提交该证据。这些线索我们都向分局民警反映,但分局副局长刘艳新向我们解释说:对方不提供,我们没有办法。对方拿刀只要没砍着你,就不算,只有砍到了才行。而办案民警窦云飞跟我说:你们自己找李少连的亲戚商量一下,给他们点钱也行。这些话很明显是偏袒李少连一方。就是这样一个简单明了的案件,到现在还没有个结论。是谁在支持、袒护李少连一家,充当其保护伞,让其明目张胆的对我母亲行凶,而至今不受制裁,是谁给了他们那么大的胆量持刀行凶?难道说只有我被李少连拿刀砍死了这个案子才好办才可以办吗?只有这样刀才可以作为作案凶器吗?很难想象要是我被砍死了会怎么样!更让我不理解的是明明李少连家都提供影像资料作为证据了?为什么办案人员没有查收!作为本案证据也是要分时间分地点才可以查找收取的吗?对于李少连的女儿李国云女婿马金勇我没想到作为人民教师的他们居然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样教育学生的,过了多天后我才知道李国云马金勇夫妇都是校方高层领导,有很大的权利,在整件事情过程中为什么不起一点好的作用呢?难道那些大道理只是说给别人听的吗?为什么在打架之前那么多天李少连的女儿李国云都在他家里?不用教书育人了吗?这也算是正常的教育工作?现在的我整日生活在惊恐和不安中,担心我的父母何时会再次受到伤害,可是为了我母亲的病能够继续得到治疗我只能在告诉了办案民警的情况离开家打工赚钱,对于家里父母他们本来就瘦弱多病的身躯,让我对生活感到了迷茫,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样走下去来面对明天

麻城教育招生网 | 最新信息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招生发布:联系我们
麻城招生网 | 广告投放 |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RSS订阅 | 武汉教育 |
Copyright © machengedu.cn ICP备案:鄂ICP备12016555号-1 All Rigths Reserved.